走進非洲

夢想飛越贊比亞(圖)
來源:www.asbiap.icu 作者:四川外聯 2015-09-09更新  瀏覽3748次

                                         ——卡里巴水電站北岸擴機工程施工紀實
大壩形象

電站廠房

 

從開始諸多質疑的眼神和些許不和諧的聲音中,最后贏得尊重,獲得贊譽;
從單一的項目實施,到現在已經形成了相對成熟的、具有相當規模的多元化區域市場;
從中國的黃河出發,跨越萬里之遙,在神奇而又美麗的非洲國家贊比亞成功地打響了“中國水電”品牌。
水電十一局人歷經風雨,磨礪五年,書寫榮耀,播撒友誼……
為之牽手的,是贊比亞卡里巴水電站北岸擴機工程。
有分歧、有磨合
有挑戰、有驚險
中國電建的履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
2014年3月11日,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
湛藍的天空似乎被清洗過一般,顯得那么地空靈、悠遠,無雜、無塵。
在贊比亞卡里巴水電站北岸擴機工程6號機組施工現場。
“已啟動按鈕!”
“過水正常!”
“機組開始運行!”
……
“機組試運行成功!”經過各項測試,當項目總工程師劉元廣最后宣布這一消息時,全場工作人員都興奮地高聲歡呼起來。
這一刻是屬于他們的!
贊比亞卡里巴水電站擴建的第2臺機組成功并網發電,這標志著該國總裝機容量最大的水電站擴機工程基本結束。
作為項目經理的劉本江長長地“吁”了口氣,他久懸的心終于慢慢落了地。劉本江一個人靜靜地走到發電廠房的一個角落,望著跟自己一起遠離祖國在此打拼的伙計們,此刻,他心里感想頗多……
困難,從“錢”說起
卡里巴水電站位于贊比亞和津巴布韋兩國交界的贊比西(Zambezi)河中游卡里巴峽谷內,水庫總庫容1840億立方米,是世界上蓄水量最大的水庫之一。電站距贊比亞首都盧薩卡192公里,主要功能是發電。
電站始建于上個世紀50年代。
南岸電廠隸屬津巴布韋,裝機75萬千瓦。1955年動工,1963年竣工;
北岸電廠在贊比亞境內,裝機60萬千瓦,1970年12月開工,1976年投入試運行。
一個大壩,兩個電廠;一個庫區,兩國分享。
卡里巴水電站北岸電廠擔負著贊比亞全國54%的用電負荷。隨著贊比亞經濟的日益發展,國內對電的需求不斷增大,擴建增容被提上議事日程。
作為全球最具水利水電工程施工能力的中國電建由此走進了贊比亞。
2007年11月15日,中國電建(時為中國水電)與贊比亞國家電力公司完成合同談判,確定該合同實施模式為EPC總承包,施工內容主要是在原有的4臺機組基礎上,再增加安裝2臺機組,單機容量18萬千瓦,合同價格約2.43億美元。水電十一局負責合同的具體實施。
2008年11月5日,工程正式開工,合同工期為48個月(后因業主融資問題,工期延長17個月,實為65個月)。
漫長的履約之旅開始起程。
卡里巴工程承載著中國電建進軍贊比亞建設市場的偉大夢想。水電十一局人深感使命光榮,責任重大!
然而,從一開始工程建設就受到業主資金不到位的巨大影響。
業主承諾工程開工后將迅速籌措5000萬美元作為啟動資金, 8個月內解決整個融資貸款問題。
事實卻是, 5000萬美元啟動資金的第一筆1000萬美元款子順利到帳,在完成前期基建施工和主要施工設備采購以后,水電十一局人摩拳擦掌,正準備掀起主體工程全面大干的時候,后續資金卻斷了線。
余下的4000萬美元卻沒能如期到帳,施工被卡了脖子。
“當時,原計劃隨后進場的大量人員和設備都滯留在國內。那是一種有勁沒法使的感覺。”再次提起這段往事,劉本江經理仍然流露出一絲無奈。
捉襟見肘的情況下,項目部沒有能力安排展開與工期相符的大量工作面,尤其是兩臺18萬千瓦的發電機組設備訂貨工作戛然而止,這直接影響到了后期機組安裝工期。
大家對資金的期盼,如行走在沙漠里干渴的旅人對水的渴望!
2009年3月,業主籌措了500萬美元應急資金到位。
就這樣,本應在三四個月內分三期到帳的工程啟動資金,如同擠牙膏一般在相當長的時間里被分成多次轉入項目帳上。
每次都是杯水車薪。
此外,應該在2009年7月前完成的融資問題也是一拖再拖,直到兩年以后的2011年初才得以解決。
在艱難的形勢下,工程施工慢慢地推進。2010年底,卡里巴工程5號引水洞下平洞擴挖完成; 5號尾水馬蹄形第二段混凝土澆筑完成;進口6號閘門井擴挖完成;6號尾水漸變段中墩上部混凝土澆筑;母線豎井擴挖完成……
履約中的道道坎坎很多。
但水電十一局與業主方一直保持著暢通的溝通與交流,雙方在一次次的溝通交流中不斷增進了解和互信,并最終取得諒解——
面對資金的困難,中方的施工一直沒有中斷,贊比亞人感受到了中國人的真誠。
因為資金的影響,贊方接受了中方的合理要求,同意延長合同工期17個月。
考驗,磨礪前行的意志
非洲,那塊充滿原始與野性的大陸,迸發出無盡的神奇與魅力,一直吸引著無數人向往。
但,那又是一塊滾燙的大地,旱季時節,許多地方高熱的溫度總在考驗著人們的耐力。
海拔較高的卡里巴峽谷便有著這樣的特點。
先期進場的水電十一局十幾名施工人員,由于條件所限開始住在距離工地12公里的小鎮上,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洗漱,就餐,上工地。項目所在地區下半年是干旱季,此時樹木枯萎,天空很難見到一絲云彩,施工人員每天只能頂著炎炎烈日開展前期的基建施工,工作累了想找個陰涼地歇一歇也成為了一種奢望。
這種持久性的高溫和干旱,讓那些剛出國門的人一時很難適應。
艱辛的環境,磨練著大家的意志。
施工人員都憋著一股勁,帶領當地勞務測量放線、挖地基、綁鋼筋、澆筑、砌磚……,努力把工作一步一步往前趕。烈日之下,大家每天一呆就是12個小時以上,身上的衣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待日落下班,已是滿身的疲憊。
“前期確實是非常艱辛的。隨著營地建好后,駐地離工地近了許多,現場的工作環境也跟著有了巨大改善。”劉本江說。
環境改善后,大家才慢慢適應了那片陌生的土地。
然而,另一件事情又一直考驗著大家的心理,那就是蔓延在整個非洲大陸的瘧疾。
有人戲說,到非洲的人如果沒有得過瘧疾的就不算是真正到過非洲。
在非洲工作較長時間的人如果沒有得過瘧疾,那簡直是奇跡!
瘧疾病中國人俗稱“打擺子”,癥狀以間歇性寒戰、高熱、出汗和脾臟腫大、貧血為特征。
“我們的員工剛到贊比亞時,大家對瘧疾是有較大心理壓力的。”劉本江說,“畢竟說起來這個病是有些嚇人的。”
對于水電十一局贊比亞分公司副經理彭朝暉來說,他對瘧疾的感受比一般人多了許多。在贊比亞的五六年中,彭朝暉患了十幾次瘧疾。
“開始的時候得了瘧疾有些擔心,但次數多了就沒什么感覺了。當然,每次都要及時治療,它也就沒那么可怕了。”彭朝暉說地比較輕松。
為了解除卡里巴項目職工的擔憂,水電十一局在項目上辦了一個診療室,專門從國內選派醫務人員負責大家的健康問題。
在國外項目辦診療室是水電十一局的傳統做法。
“項目上大多數中方人員都有得過瘧疾的經歷,但因為有了這個診療室,大家都平安無事。”彭朝暉說道。
有了保障,也就少了一份擔心;多了磨礪,也就多了一份堅強。卡里巴項目的員工們一路經歷考驗,一路無畏前行。
讓大家慶幸的是,在依然存在較多動蕩的非洲,贊比亞社會卻一直保持著穩定,歷屆政府對華人華企在政策上也十分友善,這讓在卡里巴項目工作的水電十一局員工很是欣慰。
水電十一局人進入贊比亞后,入鄉隨俗,十分注意遵守贊比亞國家的法律法規和民族傳統,認真經營著卡里巴項目,全力以赴把它打造成中國電建在贊比亞區域的窗口項目和標桿工程,全面樹立中國電建在贊比亞的形象。
放眼望處,那是一片充滿希望的沃野!
差異,在融合中消弭
可以說,改革開放30多年以后,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和中國綜合實力的提升,中國人站在國際舞臺上的自信是越來越多的。
但是,也許是受歐洲殖民文化的影響較深,許多非洲人還是更加相信歐美國家的技術與實力。
在卡里巴工程中,各方面都處于相對落后的贊比亞人對中方的許多做法是有疑慮的。
分歧,從一開始就存在。
工程設計采用什么標準?
中方的設計公司自然選擇他們最為熟悉的中國標準進行設計,它的做法是套用國內的規范,不用進行過多的詳細計算。
咨詢工程師要求遵循英美發達國家的標準設計,它的做法是完全依靠詳細計算來完成。
因為認識上的不同,設計出來的圖紙往往重復多次呈報才得以批準,所花費的時間遠遠超出了預期,嚴重制約著設備、材料采購進程。
“其實,中國的工程師都明白中國的建筑規范要求并不低于西方國家的規范要求,但是在實際工作中去說服咨詢工程師接受中國規范實在很難。”劉元廣說。
為保證工作的連續性,為后期的施工環節爭取主動,水電十一局安排設計院完成整體設計后立即派人進駐現場,與咨詢工程師保持暢通的溝通,及時答疑和提供相關數據,用事實依據證明中國規范的可靠性,并最終說服他們接受中國規范,保證詳細設計順利完成。
第二個重要環節就是工程材料和永久設備的采購。為了企業的信譽,水電十一局選擇的設備廠家都是國內知名設備制造商。但是業主并不了解,給他們解釋再多也難以消除其顧慮。
項目部決定讓業主相關人員到中國進行實地考察,讓他們自己去了解和認識中國制造產品的品質。
眼見為實。有了此行,他們信服了“中國制造”。
設備采購計劃才得以批復。
有時候,咨詢工程師對問題的認識幾近偏執。
在水輪機埋入部分,進行關鍵的座環安裝(機組的基準)時,為了防止座環位置變化,中方建議座環與錐管只需局部焊接固定即可,但是業主極力要求進行全部焊接,中方按其意見做后,結果導致座環移位誤差超標,最后不得不進行局部處理,才滿足規范要求。
機坑里襯的油漆噴涂中,咨詢工程師在完成混凝土澆筑時就要進行補漆處理。因為后續施工還在進行,難免會對機坑里襯發生磕碰而造成二次補漆,中方便建議待所有水輪機部件安裝完后整體噴一層面漆。他們卻不認同,并將此項作為缺陷記下。鑒于原來一些返工經驗,中方堅持按照自己的施工程序進行噴漆,不僅避免了二次補漆,整體效果也達到了他們的要求。
但贊比亞人在某些方面表現出的認真勁兒,也是值得中方學習的。
對HSE的落實中,中方員工總存在習慣性違章,但是進場的業主人員相對規范多了。
一個簡單的吊籠使用,中方認為只要結實、牢固就沒有問題,但是業主認為只要是載人的必須經過當地安監部門的驗收通過方可使用。
在廠房安裝間進行定子機座、轉子支架的焊接作業時,項目上的工人通常在焊接工位周邊不做遮擋,但是業主要求焊接工位發生的弧光不能被其他人看到,必須用遮光材料進行防護,以防止傷害到周圍人的眼睛。
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背景,必然存在認識上的不同。水電十一局人非常清楚,只有懷著包容之心,在實踐中去融合,去互相接受,才能消除雙方的隔閡,才能真正走進贊比亞,走進更加廣闊的非洲市場。

新的體驗,新的突破
智慧、汗水鑄成榮耀
中國電建的旗幟飄揚在贊比西河的上空
卡里巴項目是中國電建進入贊比亞建筑市場的窗口,其實施的成敗,直接會影響到中國電建在贊比亞的發展前景。
“我們沒有理由不把它做好。”從項目經理到普通職工,參戰的水電十一局人都有著統一的認識。
而他們更清楚的是,說出一句話可以用一分的力量,做成一件事卻需要十分的努力。
初次實踐EPC模式
卡里巴水電站是水電十一局第一個EPC總承包項目。
EPC項目就是承包方負責工程設計、設備采購、施工建設,直到工程建成運行并整體交付給業主方。
EPC項目重點在于協調解決設計、采購、施工這三個重要環節中存在的突出矛盾。
卡里巴工程又是一個施工內容非常完整的EPC項目。
“從引水系統,到廠房發電系統,再到尾水系統,然后還有輸變電系統,內容齊全,規模較大,如同再建一個新的發電廠。” 時任項目商務經理姬學軍說。
所以,這個工程是一個涉及多領域、多專業的工程,對整個管理團隊的管理能力極具挑戰性。
工程管理團隊是一支在國際工程施工、管理方面具有豐富經驗的團隊,大部分人員有著多年在國際項目工作的經歷。他們清楚地認識到,要打好這一仗,必須實現“三位一體”的統籌協調管理。
如何實現“三位一體”管理?
超前規劃是關鍵。結合總工期,及早規劃好設計、采購、施工的三個關鍵環節的工作,同時做好三者間的銜接。
在卡里巴工程進入設計階段,項目部也開始著手采購工作。大家規劃的是:設計與采購工作相融合,設計工作結束時,設備采購工作也將基本結束。
規劃是很周全的。
但是,由于咨詢工程師在許多問題的認識上與中方意見不一致,導致設計、設備供貨嚴重滯后,給工程的整體進程帶來了極大地影響。
而風險都由承包商來承擔。
“真正的壓力最后都落到施工這一環節了。”劉本江說。
為了保證按期實現發電目標,劉本江果斷決定采用“土建等機電”的策略,也就是頻繁的調整土建施工,確保設備到場就具備安裝工作面。
同時,組織開展“保發電目標”勞動競賽活動,全力搶工。
在項目部的統一指揮下,一場大會戰在贊比西河畔打響。
各工區職工努力奮戰在施工一線,積極開動腦筋保質量抓進度,工地的施工熱火朝天。
項目部職工也不甘落后不敢怠慢,各司其職各負其責,物資采購管理發放、施工出圖、施工進度統計、財務報表做賬、質量監控、HSE管理、后勤服務等等工作均有條不紊地推進,多名2009年畢業的大學生成長為骨干力量,被提拔到各重要專業崗位,一展他們的青春風采。
經過卡里巴項目部上下齊心協力,2011年到2012年間卡里巴工程施工取得重大進展——
2011年4月尾水塔開始混凝土澆筑,2012年1月澆筑完成;
2011年10月廠房主體工程機窩開始澆筑,2012年6月5號機窩澆筑完成, 11月6號機窩澆筑完成;
2012年6月完成進水口門機安裝,7月完成尾水出口門機安裝;
2012年8月降壓站開始金結安裝工作,10月完成;
2012年9月開關站金結安裝開始,11月完成;
……
項目部制定的施工節點目標一個一個在實現,給后續的機組安裝作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再次經歷增改建工程
對于水電十一局人來說,卡里巴水電站增容擴建這個特點他們并不陌生。
上個世紀50年代,他們建設了萬里黃河第一壩——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之后又對該工程進行了二期改建。
有了這樣的經歷,再來面對卡里巴項目之時,大家一開始自然是充滿自信的。
但自信并不等于沒有挑戰。
進水口開挖施工在1800億立方的巨型水庫水面以下32米的深度進行,其施工難度和施工風險堪稱世界之最。
地下廠房基坑在距離老廠房機組40米范圍內開展爆破作業,對安全防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復雜的地下洞室中,120米深的母線豎井和100米深的壓力豎井施工給大家帶來新的考驗。
……
“雖然都屬于增改建工程,但卡里巴工程主要以地下工程施工為主,區別還是很大的。”劉元廣說。
以劉元廣為首的項目技術攻關小組既興奮又壓力巨大。興奮在于解決難題是他們技術人員的責任與使命,壓力在于他們將如何又快又好地把問題解決掉?
他們有爭論,有共識,歷經無數煎熬。
在專家的指導下,在學習和探索中,經過一次次地推演,技術攻關小組制定的技術方案不斷成熟不斷科學, 并成功付諸實施,取得成效。
其中最讓他們感到欣慰的是進水口圍堰拆除。
項目部成功實施了水下鉆爆及挖運施工。這是水電十一局人一次非常完美的突破。
這一技術更讓贊比亞人大開了一回眼界!
土建大會戰過后,機電安裝便成為施工的重點。
機電安裝是卡里巴工程最后的決戰。
44歲的張應超是這場決戰的主要指揮官。2011年春節剛過,他就趕到了卡里巴項目部,與土建工程開始對接,主要負責機電安裝施工。
跟隨他一起去的還有水電十一局的幾位資深老機電,他們參與了三門峽水利樞紐的二期改建施工。
“從技術角度來說,我們是充滿信心的,畢竟我們原來干過類似的工程。但是從工期上來說,由于永久設備供貨滯后、不成套、缺陷多,致使現場花費了大量時間去消缺,工期壓力就明顯加大了。”張應超描述當時的境況。
機電安裝面臨最大的問題是時間。
在安裝過程中,為了能夠更好地節省時間,他們主動與業主溝通,要求業主參與全過程驗收,參與安全監督;與咨詢工程師相互學習、互相借鑒、取長補短……
水輪發電機安裝工區、電氣工區、輔機工區等主力工區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形成一個拳頭,職工們也都自覺地給自己的思想上緊發條,激發潛能,加班加點……
期間,機組施工人員成功跨越了單根長度為550米的共計六根電纜鋪設的障礙;成功克服了單機18萬千瓦機組安裝的挑戰。
這兩項施工內容對于水電十一局來說又是一次新的提升、新的突破。
自機組開始正式安裝以來,作業人員在不足一年的時間里,完成了十多道大的安裝程序,確保了工程在合同規定時間里具備發電條件。
贊比亞人再一次感到了驚訝!
總統為中國電建點“贊”
2013年12月4日,卡里巴水電站北岸擴機工程首臺機組——5號機組迎來它并網發電“大喜”的日子。
這一天,項目部也迎來了一位尊敬的嘉賓——贊比亞總統薩塔親臨卡里巴工程工地。
他要見證發電的歷史瞬間。
當地時間中午1時許,薩塔總統按下了發電按鈕, 5號機組頓時歡快地轉動起來,電站成功并網發電。
周圍的人群頓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薩塔總統在發電儀式現場講話,稱贊中國政府和中國電建對擴機項目所做的貢獻,希望中國電建繼續為贊比亞電力建設做出努力,更好地促進贊比亞經濟快速發展。
簡單的話語,表達出的是絕對的肯定!
而更加堅定的,是水電十一局在中國電建的旗幟下走向海外的信心!
5號機組成功發電后,6號機組也于2014年初順利發電。兩臺新機組發電量占贊比亞全國總發電量的18%左右。
在項目機組安裝的過程中,同一廠房內相鄰的老機組也在同時改造升級,實施這項任務的是一家在國際上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法國公司,他們的員工經常站在安裝間觀看安裝過程,對安裝速度和工藝不由自主地豎起大拇指。
兩臺機組在運行時,其發出的聲音明顯小于相鄰機組所發出的聲音,這一結果展現出了水電十一局高超的安裝水平。咨詢工程師和業主代表對此十分欣慰,并向水電十一局的現場管理者表達了由衷地敬佩之情。
業主方贊比亞國家電力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曾說,“中國水電”是一家值得尊敬的承包商,感謝他們在面臨諸多困難的情況下,高速度、高質量地完成了電站建設任務!
在工程建設過程中,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駐贊比亞機構和新華網、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網站等對工程給予了關注和報道。贊比亞國家電視臺、贊比亞郵報等當地主流新聞媒體多次深入工地,向贊比亞人民宣傳中國電建的施工事跡,稱贊“‘中國水電’為贊比亞人民建設了一個‘滿意工程’”。
在卡里巴項目,水電十一局人充分展現了中國電建的優秀品質,參戰干部職工以自己的智慧、勇氣、魄力和膽識,化被動為主動,成功實現履約目標。
電站按期發電,不僅在極大程度上緩解了贊比亞國內電力供需矛盾,也為水電十一局的海外業務在贊比亞進一步拓展開辟出了更加廣闊的道路。
依托卡里巴項目的影響力,水電十一局贏得了贊比亞國家電力公司、能源部等政府部門的廣泛信任,先后簽約伊泰茲水電站、KK330輸電線路項目、卡邦波水電站、KC45公路、穆松達水電站、卡皮利稱重站等項目。
此外,水電十一局邁開腳步,計劃涉足投資、農業等領域的發展,在更加廣泛的領域施展企業的綜合實力。
卡里巴項目的輻射作用更是遠遠超出了贊比亞國內。
在贊比西河的南岸,津巴布韋人也把目光瞄向了中國電建。
在位于津巴布韋境內的卡里巴水電站南岸擴機工程的角逐中,津巴布韋能源部、南岸電廠多次派人到北岸的水電十一局施工現場參觀考察,并最終堅定信心將該項目交給了中國電建實施。
鮮花盛開處,是滿園姹紫嫣紅的春色!
融入當地社會
搭建友誼橋梁
中國電建彰顯出了更多的責任與擔當
1964年,中贊兩國建交,兩國人民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誼。
1970年動工建設的坦贊鐵路,更是中非友好的象征,一直把中贊兩國親如兄弟般的友誼傳遞。
今天,中國電建和越來越多的其他中國公司走進了非洲,走進了贊比亞。通過卡里巴工程,水電十一局給當地民眾的生活帶來了許許多多的改變,在推進本土化管理過程中,在與當地民眾的相互交融中建立起了新的友誼。
“‘中國水電’的到來,改變了我全家人的生活!”當地勞務BANDA心里充滿著感激。
BANDA的家在離工地不遠處的一個小山村里,2008年卡里巴水電站開工沒多久,他便跑到水電十一局的駐地找到管理人員,在項目上謀到了一個小車司機的崗位。BANDA和妻子一起育有4個兒子,2個女兒。這是一個大家庭,生活負擔相當重,自從BANDA有了一份穩定的收入后,全家的生活也就有了重要依靠。2010年BANDA的大兒子也跟著他到工地找了一份差事,父子倆一起跟隨“中國水電”為改變家庭命運打拼。2013年,這個8口之家終于有了些許積蓄,大兒子和大女兒便上大學去了,而其他孩子也高高興興地走進了當地中小學的課堂里。
BANDA在工地上工作5年,給他的家庭帶來的變化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和以前相比這是不敢想象的”。
“跟著‘中國水電’干活我很開心!如果這個工程結束了,他們還有其他項目的話,我會一直跟著他們干下去,只要他們愿意用我。” BANDA的話語里充滿著期待,還有一份堅定與執著。
受益的不僅僅是BANDA的一家人,有BANDA一樣期待的也不僅僅是BANDA一個人。
工程施工高峰時期,項目上雇用的當地勞務近1000人,和BANDA一樣,他們通過自己在卡里巴工程的奮斗,改變的是身后一個大家庭的生活。
大量的當地勞務參與到工程施工與管理中,是水電十一局在海外實施本土化經營理念的重要體現。
當然,本土化不僅僅是雇用些當地勞務,企業管理還要與工程所在國的法律法規對接。
剛開始到贊比亞時,中方人員在其他工地看到當地的勞動保護條件很差,許多當地人在沒有配備如安全帽、防護手套、工作服、勞保鞋等基本防護用品的情況下,就可以施工干活。
“看到他們的勞動保護這么簡單,我們很詫異,還以為贊比亞在這一塊沒什么管理規定呢。”姬學軍說。
經過熟悉贊比亞的勞動保護法規后,姬學軍了解到的情況其實和他開始看到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贊比亞雖然整體社會經濟發展相對落后,但由于受英國70多年的殖民時期的文化影響,他們的法律對勞動保護要求是非常嚴格和細致的。
為此,項目嚴格按法律規定給當地勞務定期發放工作服、勞保鞋和安全帽,及時簽訂勞動用工合同,并購買人身保險和工人撫恤金以免發生意外后能夠給工人經濟上的安慰。工資待遇方面,在贊比亞國內的法定節假日期間加班的,項目部按照標準工資的兩倍進行發放,每周出勤時間超過48小時的,超出時間按照標準工資的1.5倍發放;每天還有午餐補助和住房補助;圣誕節、五一國際勞動節等重要節假日,按照勞務的出勤率額外發放獎金;按照中國電建和當地勞務所簽的合同條款,凡連續執行完三個合同期(即雇用滿18個月)的勞務,將另得到一筆獎金……
用工制度的完善,讓當地雇員體會到了“中國水電”對他們的好是實實在在的。
年輕的女勞務ESTHER有著極深的體會。
ESTHER在卡里巴項目上工作了4年。在這里,她不僅掙到了較為豐厚的工資,更可喜的是還和另一位當地男勞務結為夫妻,一年以后,他們便生下了一個兒子。ESTHER在生產期間休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假,原以為項目上將不會再接收她了,但產假結束后她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再次找到項目上,卻又被安排了工作,這讓她十分欣喜。
“我很喜歡這里的工作氛圍,‘中國水電’就像一個大家庭,對我們很照顧。很感謝他們,感謝中國。”聽得出 ESTHER的話是由衷地,很樸實。
在緊張的工作之余,每逢節假日和贊比亞重要假日,卡里巴項目部還要邀請當地勞務、當地學校組織籃球隊和中方員工一起舉行籃球友誼賽,并且給參加比賽的隊員們發放帶有中國水電標識的太陽帽和T恤等物品,以資鼓勵。
這樣的交流,不是比賽本身簡單的輸贏,而是進一步拉近了雙方思想與情感上的距離。
此外,面對贊比亞國家和當地社會,水電十一局積極主動參與項目所在地的社會公益事業,積極履行中國電建的海外社會責任和對贊比亞政府及人民的承諾,承擔社會責任。
工程開工以來——
累計雇用及培訓當地人1882名,有735人成長為鉆工、瓦工、木工、電焊工和機械操作等方面的技術骨干。
累計為當地政府、學校、醫院、孤兒院、教會等機構捐款捐物16次,捐電視、棉被、醫療器械、食物、文具等物品5次,累計約16萬當地幣(折合20萬多元人民幣)。
累計為當地社區維修交通道路9次。
花費數千萬美元,用于發放當地雇員工資、采購施工主材、施工機械設備、外加劑、零配件、五金工具、生活物資和消耗性材料等。
與贊比亞國家電力公司共同合作,由其投資、我方以成本價完成SIAVONGA中學擴建項目的施工,水電十一局還為學校免費贈送93臺電腦及配套桌椅等,共計讓利200萬美元。
這些年,在卡里巴工程所在地的當地政府和其他事業單位舉辦重大社會活動時,舉辦方都要邀請水電十一局項目上的領導參加,并鄭重表達他們對“中國水電”的謝意和感激。
伴隨著卡里巴工程的影響和輻射作用,“中國水電”的品牌形象和品牌效應在贊比亞各個階層各個領域的聲望越來越高,也越來越響。十年前,在贊比亞提起“中國水電”人們不知所云;五年前,在贊比亞提起“中國水電”人們能夠想到的是卡里巴水電站;現在,在贊比亞提起“中國水電”人們都會豎起大拇指朗聲贊揚……
而對于水電十一局來說,通過精心管理,卡里巴工程也為他們提供了相當豐厚的經濟效益!
2013年12月4日,當薩塔總統按下5號機組發電按鈕那一刻,從輪機葉片中傳出的第一股電流所帶來的光明,是那么的閃亮、耀眼!
2014年卡里巴工程將要正式交付驗收,水電十一局向贊比亞人民交出的將不僅僅是一份令他們滿意的答卷,更是搭建在新時期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之橋!
合踏著時代的節拍,中國電建走出去的腳步始終沒有停止。
沐浴著暖人的東風,水電十一局遠航的白帆一路高高飄揚。
對于正在實施“國際強局”發展戰略的水電十一局來說——
卡里巴顯然不是第一個工程,
贊比亞也更不是第一個國度。
水電十一局做強發展的夢想,將會飛越更加廣闊的天空!

地址:中國·成都市青羊區錦里東路2號16樓C 電話:028-86640299 Copyright © 2003-2021 四川外聯經濟合作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經營許可證 川B2-20070155 蜀ICP備17007155號    網站建設觀道溝通
今天深圳风采开奖结 024体彩排列3藏机图 上海十一选五前五走势图 新疆11选5开奖结 烟台股票融资 内蒙古大乐透十一选五遗漏 海南4+1玩法介绍 泳坛夺金中奖明细 金牛配资网是否合法 江西11选五5开奖结果双 一码中特期期提前公开 生肖6+1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有何技巧 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 特马用什么公式算 极速赛车是哪里的彩票